“關中自古帝王州”。歷史上的陝西,周、秦、漢、唐等14個王朝先後在這裏建都,既有傳説時期的黃帝、炎帝這樣的部落英雄,也有周文王、周武王、秦始皇、漢武帝、隋文帝、唐太宗、武則天、唐玄宗等中國古代傑出帝王,他們在創造輝煌歷史的同時,也為後世留下了大量豐富的遺存。帝王陵便是這些豐富遺存的重要載體之一。 

    秦始皇帝陵陪葬坑中的兵馬俑。

      但長期以來,對於陝西究竟有多少座帝王陵?這些帝王陵都有什麼特點?學界一直在不斷考證。《陝西帝王陵墓誌》首次確定並全面披露了陝西82座帝王陵的特點和風采。  

    7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秦始皇帝陵陪葬坑進行發掘清理。

      或許是對大自然的認知差異,古人大都相信人死後靈魂會長生不滅,因而人死後的另一個世界也應是極為豐富、應有盡有的。於是,“事生如事死”的喪葬禮儀,使得帝王們大肆修建豪華陵墓和地宮。他們以自己生前的宏偉宮殿和都城作為示範,在國都附近修建豪華陵墓地宮,並陪葬大量的奇珍異寶。經過幾千年的積累,陝西關中平原上,便星星點點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帝王陵,成為一道獨特的壯麗奇觀。    

    秦始皇帝陵陪葬坑中發現的“御駕”銅車馬。

      古時國家工程選址風水俱佳

      作為古代的最高統治者,帝王們對於陵寢的重視程度可想而知。於是,古代帝王陵便成為最重要的國家工程,一般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丞相來監督修建,由少府、太常等機構進行管理。    

    漢景帝劉啟及皇后王氏同塋異穴合葬陵--陽陵。

      考古專家介紹,除了前期的規劃,帝王陵的選址亦特別講究風水。早在先秦時期,基於古人對環境的認知與選擇,以及早期哲學思想如陰陽五行思想的形成,喪葬風水思想已開始萌芽。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時期是喪葬風水的形成與發展階段,因此對墓葬選址的要求更高。帝王陵對風水的要求,不僅包括周邊的地理、地質、土壤、水文等方面的因素,同時也須考慮陵址對國家、對民族的長遠影響,以及政治、軍事、交通等多重因素。背山面水、地形高敞是帝王陵的必選條件。

    漢陽陵是迄今發現的保存最為完整的漢代帝陵陵園。

      事實上,中國早期的墓葬是既無封土和墳丘,也無樹木或標誌的,直到戰國時期,墓葬上才開始出現封土。後來的君主都以封土大小、高低來顯示墓主等級,封土愈修愈大,高大之狀猶如山陵,而陵又有崇高的意思,所以在戰國中期以後,君王的墳墓開始稱為“陵”。到秦始皇時更稱“陵”為“山”,名為“麗山”。從漢代文帝開始出現“以山為陵”,關中平原上的唐18帝陵均為“以山為陵”,氣勢雄偉高大。  

    漢陽陵陵區內200多座陪葬坑中出土的武士俑披堅執鋭、嚴陣以待。

      周天子墓無從尋跡漢唐帝陵高大雄偉

      陝西帝王陵,大體上分地上和地宮兩大部分。由於西周到春秋早期帝王陵“不封不樹”,因而周天子墓很難找到。到了秦國,隨着國力逐漸強大,國君的墓葬形制已經由兩個墓道的“中”字形,變成了四個墓道的“亞”字形大墓,這在當時是僭越墓葬制度的行為。到秦昭襄王時,陵寢建築開始出現在封土周圍。到秦始皇時,更出現空前絕後的巨大封土陵丘,設計高度達50丈,至今殘高仍有70余米。  

    天下第一陵--軒轅黃帝陵。 

    女皇武則天和唐高宗李治合葬墓乾陵,這也是唐陵中唯一一座沒有被盜的陵墓。

      從形制上看,漢代的十一個帝陵更像一座座巨型金字塔,巍然屹立在長安城的周邊。漢高祖長陵封土高大,漢文帝霸陵以山為陵,而漢景帝陽陵除了巨大的封土,周圍還有眾多的陪葬坑和陪葬墓,儼然是想把生前漢長安城的各個部門都搬到了地下,以達到繼續統治天下的目的。 

    乾陵神陵區陪葬的六十一蕃臣像。

      唐朝時,東方帝國影響力劇增,雄踞世界。因而唐代十八帝陵都是氣勢雄偉,以山為陵,其規制也是模仿國都長安,以乾陵最典型,有內城、外城之分。據悉,除了雄偉的墓冢,帝王陵園是按照“事死如事生”的禮制建設的,因此有多種功能性的建築,包括寢殿、便殿、門闕、宮牆、禮制建築、陪葬坑、陪葬墓等。秦漢時期,這種形制進一步明確,而且開始在陵園以外建設陵邑,作為陵墓的附屬機構。為祭祀的需要,陵園中一般設置寢殿、便殿、廟,到漢代,帝陵旁則建有陵廟,以供奉皇帝“神主”。 

    唐乾陵陪葬墓永泰公主墓。

      盡顯天子威儀陵寢陪葬連片成群

      古代帝王生前叱吒風雲,死後仍然希望能像生前一樣,統治着地下世界。因而,帝陵前陪葬石刻,已成為定製或慣例,數量眾多的石望柱、翼馬、鴕鳥、仗馬、翁仲、石獅等,盡顯天子威儀,連片成群的陪葬坑與陪葬墓、地宮珍藏,更顯示了天子富有四海。    

    永泰公主墓地宮中精美的彩繪。

      從秦始皇陵開始,陪葬坑中出現大型陶俑軍陣,漢代帝陵得到繼承與發展,出現了更多的軍陣陪葬。此外,西漢各帝陵都有很多陪葬墓,成為陵寢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陪葬墓大多分佈在帝陵以東司馬門外神道兩側,少數在帝陵以北,這種佈局頗似諸侯和大臣朝謁天子的佈置。    

    秦公一號大墓(秦景公墓)是迄今為止中國發掘的最大古墓。

      縱觀在陝西建都的朝代,多是中國古代的盛世時期,又是厚葬盛行的時代,尤其是西周、秦、西漢、唐,均盛行厚葬制度,因而隨葬品極為豐富,玉器、金銀器、銅器等精美的隨葬品應有盡有。雍城的秦公一號大墓歷史上儘管有200多次的盜掘,但卻仍然發現了3500多件文物。秦始皇陵的陪葬品則更豐富多彩,除了600多處陪葬坑與陪葬墓、“世界第八大奇蹟”的兵馬俑、“青銅之冠”銅車馬,以及石鎧甲、百戲俑、青銅水禽等高質量文物,其緊閉的地宮中所藏的珍品更是難以想象。此外,漢景帝陽陵已經出土了眾多的陪葬品及形象精美的“維納斯”陶俑群,漢武帝茂陵陪葬坑出土的文物更為精美,有鎏金銅馬、青銅犀尊和四神玉鋪首等。

    

    唐太宗李世民與文德皇后長孫氏的合葬陵墓昭陵,也是中國曆代帝王陵園中規模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

      鐵汁灌縫防盜唐帝陵陪葬豐富多彩

    

    昭陵出土的儀仗列戟圖。

      和秦漢帝陵不同的是,唐帝陵多以山為陵,在山陵南坡開鑿墓道,有五重石門,一般在安葬完畢後都用巨石封口,石塊之間互相相互鉚死,縫隙用鐵水澆灌,因此異常堅固。儘管唐代皇帝在臨終遺言中都講到陵墓修建、喪葬觀念要節儉,但是繼承者均未按照遺言辦理,而是大操大辦。除了讓人震撼的大型石刻,唐代帝陵的壁畫亦是精彩,這些壁畫透過風格獨特的建築、簡約傳神的人物、特色鮮明的器物、簡潔明快的山水,以及栩栩如生的動植物,描繪了當時的儀禮規範、生活習俗、服飾特色、娛樂方式與建築風格,是研究唐代社會生活尤其是貴族生活和精神追求的最真實資料。 

    茂陵是漢武帝劉徹的陵墓。

      與眾多豪華帝陵相比,北朝十六國時期的帝王墓葬稍微節儉一些,地面上的封土或小或沒,專家表示這可能與當時提倡的薄葬有關,也與當時的社會發展狀況有關。    

    漢茂陵前的馬踏匈奴石刻。     

      歷史真實印記總數全國第一

      據《陝西帝王陵墓誌》統計,目前陝西共有帝王陵82座,總數位居全國第一。在已經確認的帝王陵墓中,除中華民族公認的始祖軒轅黃帝、炎帝2陵外,影響較大的還有春秋戰國時代的秦景公、秦惠文王、秦悼武王、秦昭襄王、秦孝文王、秦莊襄王6陵,秦朝秦始皇、秦二世2陵,西漢11帝陵,以及唐18帝陵等。  

    西漢宣帝劉詢的陵墓杜陵。

      此外,還有西周13位帝王中的7位,秦國23位秦公,以及十六國至北朝時前秦的高祖苻健、後秦的太祖姚萇和高祖姚興,大夏赫連勃勃,北魏的孝武帝元修,西魏的元寶炬、恭帝元廓,北周武帝宇文邕、孝閔帝宇文覺、明帝宇文毓、宣帝宇文贇等陵墓。而眾多的陝西帝王陵墓規模都比較大,特別是秦始皇陵和漢唐帝陵,非常雄偉壯觀。  

    漢杜陵出土的玉杯。

      徐衞民指出,古代帝王陵當年在建造時,往往傾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因而帝王陵也就成為展現國家實力和反映當時經濟、文化、社會發展的重要載體。帝王陵體現出中國不同時代物質技術的發展水平,也藴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再加上經過幾千年的發展和演變,帝王陵無論在建築藝術上、文物價值上,還是在考古研究上,都有着其重要的歷史價值、科學價值、藝術價值。探尋帝王陵墓的祕密,研究其發展演變,對於研究中國古代的歷史也有着無可替代的作用。 

    建於唐開元盛世時期的唐睿宗李旦之橋陵。

    漢杜陵所處之地環境優美,是宣帝年少時最喜歡遊玩的地方。

      此外,帝王陵作為古代建築中一個重要而又特殊的建築羣體,在考古發掘中一向居於十分關鍵的地位。由於戰爭等人為因素或者自然災害的影響,地面上的古建築往往會遭到破壞,從而阻礙了人們對於原始資料的研究。與此同時,作為地下建築的陵墓群,則因為其終年的“與世隔絕”而幸運地保存下來,即使所謂“十墓九空”,發現的較為完整的陵墓數量少之又少,但就其歷史研究價值來説,絕對是彌足珍貴的。    

    漢安陵是西漢第二位皇帝惠帝劉盈與張皇后合葬陵。

      保護利用並重陝規劃帝陵專線游    

    漢高祖劉邦與呂后合葬墓長陵。

      《陝西帝王陵墓誌》,時限從史前時期到明代,全面收集整理了陝西各個歷史時期的帝王陵墓資料。從墓主生平、營建始末、遺蹟遺物、研究現狀、保護狀況等方面全面、客觀、系統地展現陝西帝王陵墓的歷史和現狀,集史料性、知識性、權威性和綜合性於一體,為陝西文化遺產保護和文化產業發展提供理論依據。 

    漢孝文帝劉恆陵寢霸陵。 

    唐中宗李顯定陵。

      而由於陝西帝王陵園氣勢宏偉,建築佈局嚴謹,隨葬品豐富,也正成為陝西旅遊發展的主力軍。秦始皇陵是目前陝西帝王陵中唯一的“世界文化遺產”,其雄偉的氣勢、深邃的內涵、卓越的陪葬品吸引了世界數千萬人來此參觀,更有世界上200多個國家元首來這裏觀光。漢景帝陽陵地下陳列形式將古代文明與現代技術的良好結合,為陝西帝陵旅遊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唐高宗與武則天的乾陵則以其雄偉的氣勢征服了海內外的遊客。隨着帝王陵考古的進一步發展,必將帶動陝西的文化產業和旅遊業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明“天下第一藩”秦王朱樉陵。  

    關中平原上星羅棋佈的帝陵及陪葬墓。

      據悉,目前陝西的29座漢唐帝陵,正式對外開放的只有6座,不少帝陵由於交通不便,甚至被撂荒在山野和農田裏。陝西為此出台了《漢唐帝陵文物旅遊交通線路規劃》,擬用兩年時間建設以西安為中心的帝陵旅遊道路網,用公路將29座漢唐帝陵連接起來,此舉必將為帝王陵的有效保護和“讓文物活起來”發揮積極作用。 

    帝陵均高大如山。 

    帝王陵前均有成列的陪葬時刻。

    漢唐帝陵分佈圖。

 

 

 

退出全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