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本是個平常的日子,但同時也是西式節日——感恩節。中國殘聯派駐河北南皮縣王三家村第一書記陳森斌一早起牀,打開手機微信,看到了王浩發來的一條微信:哥哥,感恩節快樂,我一定好好學習,以後更多地幫助別人!陳森斌書記百感交集,駐村工作隊提供的一點幫助,能讓受助者銘記,再把正能量傳遞出去,豈不正是扶貧的意義所在!

    王浩是王三家村貧困户王傑的兒子,母親是個殘疾人,家庭生活十分困難。在2015年的高考前夕,王浩因為突發重疾做了手術,影響了複習,高考時只考上了二本。但是,要強的王浩選擇了復讀。其時,剛駐村不久的陳森斌書記得知這一情況後,主動上門,與其父母促膝談心,鼓勵家長尊重孩子的選擇,同時答應給予這個貧困家庭幫助。

    高鳳霞,女,50歲,肢體殘疾三級,因患重度風濕無法勞動,家庭生活十分困難。駐村工作隊幫助他家辦理了低保、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家庭無障礙改造、輔助器具適配等,又幫助王勝傑在縣城工廠找到工作,同時參與村裏的基礎建設增加了收入。其子王浩去年考上燕山大學,駐村工作隊幫助辦理貧困生免費入學和貧困生生活補助。同時,陳書記又聯繫縣愛心協會和縣殘聯,給予了四千元的補助。

    隨後,陳書記跑前跑後,幫助他家辦理了低保、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家庭無障礙改造、輔助器具適配等,又幫助王傑在縣城工廠找到工作,同時參與村裏的基礎建設增加了收入。

    殘疾人村民家的牆上,都貼着明白卡,責任到人。

    

    2016年高考,王浩通過艱苦努力終於考上了一本的燕山大學王牌專業。當陳書記上門道喜時,發現王傑兩口子又愁眉不展,因為上大學一年學費和生活費要上萬元。陳書記了解情況後,馬上聯繫扶貧部門了解政策,同時通過教育部的同學與燕山大學取得聯繫,幫助王浩辦理貧困生免費入學和貧困生生活補助。同時,陳書記又聯繫縣愛心協會和縣殘聯,給予了四千元的補助。王浩終於可以高高興興地上大學去。

    中國殘聯駐滄州市南皮縣王三家村第一書記陳森斌           

    感恩節這天的一條微信留言,足以讓助人者欣慰。教育是最好的扶貧措施,幫助一人,解放一家,影響一片。現在,村子裏的孩子都以王浩為榜樣,爭相上高中、考大學。“我們作為駐村工作隊的一員,通過做好精準扶貧工作,傳播正能量,帶動一個村子發展,讓更多百姓喜笑顏開,更能體現我們的人生意義!”陳森斌説。見到小陳書記書記,很難將他與博士、幹部聯繫到一起,“不做客人做主人”,這是他的座右銘,而他早就把自己當成了地地道道的王三家人。

    王慶彥(殘疾人脱貧户),男,51歲,肢體殘疾三級,因病致貧。工作隊幫助其家裏流轉土地8畝增收5600元,鼓勵其妻子外出務工和發展手工加工增加收入。爭取縣殘聯的就業能力培訓和家庭無障礙改造,還給其平板電腦和20只鵝苗發展養殖,現已經順利脱貧。

    陳森斌是2015年7月24日到王三家村任第一書記的,那時村裏有貧困户115户448人。經過一年多幫扶,目前全村還有貧困户5户10人,貧困發生率降到1.5%以下,已順利通過省級脱貧驗收。

    小陳書記是家中獨子,父母響應晚婚晚育,中年才有了他,因此他被視若珍寶。當初組織找他談話時,妻子懷孕剛3個月,正值妊娠風險期,何況妻子在媒體行業上班,工作非常緊張。當時的家庭環境是不允許他離開的。然而,一切服從組織,全身心奉獻給黨的宗旨,讓他堅持説服全家人,踏上了駐村扶貧的道路。

    剛入村的時候,村裏連個辦公地點也沒有,找村委開會一個都沒來,晚上就借住在鄉長家裏。第二天,陳森斌書記接待的第一位客人就是上門討要村委會欠賬的。

    陳森斌暗下決心攻克難關,他堅持每天早起在村裏轉,隨機與群眾聊家常。用10天時間,對34名黨員、8名老村委、8個村工廠、18户低保五保户逐户走訪,了解生產生活狀況和脱貧致富建議,就這樣一步一個腳印,硬是把工作做了起來。

    會議室牆面的正中間中間,掛着鮮豔的黨旗。           

    沒有辦公地點,村委會帶頭協調了舊宅基地,做了兩間房,室外的乒乓球桌搬進房間就成了辦公桌,從北京買回一個枱布,湊了幾個舊凳子,買了一面黨旗掛在中間,就成了活動基地。有了活動基地,陳森斌帶着村幹部們一起學習,平時就向老黨員多諮詢,增強黨員的工作動力。漸漸的,村裏老少爺們認識、了解、信任了這個第一書記,遇事也願意找他反映。

    小陳書記的睡鋪          

    在縣鄉的幫助下,王三家村新建了800多平的文體廣場,原來的垃圾堆、雜草叢現在已經變成了老人和孩子們的樂園,引自來水進村入户,新裝了路燈和變壓器,全村面貌煥然一新。為儘快進入“角色”,他熟讀《南皮縣誌》了解南皮的風土人情、經濟文化;走巷串户,主動聊天,掌握村情民意,很快拉近了與群眾的距離。

    周萬芬,女,57歲,肢體殘疾二級,一户多殘。全家6口人,五年前因腦溢血導致偏癱,大兒子和兒媳也是言語、聽力殘疾人。現由老伴和兒子照料。原來天天躺在牀上不見天日,後來駐村工作隊幫助其家配了護理牀、輪椅、坐便椅等,辦理了家庭無障礙改造和殘疾人兩項補貼,並且村幹部、村醫經常上門看望、指導康復治療,現在每天都在村裏新修的廣場和街道上遛彎,病情逐漸恢復。            

    小陳書記無論見到誰都主動打招呼,大晚上能和我們這些光膀子的老頭兒坐在大街上聊天,就説明瞧得起咱,和老百姓心連心,我們支持、佩服!”老黨員王勝起感慨道。

    “依靠黨的好政策,脱貧攻堅奔小康”,“扶貧濟困,你我同行”。在南皮縣王三家村的牆壁上,隨處可見這樣的標語。              

    陳森斌表示,這一年多他深深體會到:唯有沉下心、巧用勁,踏踏實實地為群眾辦實事好事,群眾才會認可、支持我們。“扶貧就要精準脱貧。”通過調研,陳森斌認為,作為農業村還需走種養的發展路子。為此,他和村幹部一起跑辦,在扶貧部門的幫助下,爭取扶貧資金70多萬元,組織村裏的村民成立了南皮縣興源蛋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並帶動了80户農民共同養雞致富;為解決農民外出打工難的癥結,他牽線中國殘疾人輔具中心與南皮彪悍公司合作,由中殘聯提供技術、培訓和參展,企業則拿出30萬資金和60個公益崗位對口幫扶,解決了部分村民的就業;針對因病、因殘致貧的家庭,他聯繫中國康復研究中心專家上門義診,並為殘疾人爭取了價值數萬元的輔助器具。此外,陳森斌還爭取來150萬元資金,幫助村裏修建了“兩委”辦公室、農家書屋和文體廣場,新建和修繕道路6公里,引自來水進村入户,打井3眼,新上變壓器2台……村子有了大變化,陳森斌也受到村民的稱讚。

    貧困户入股養雞合作社,每年可以獲得600元分紅。          

    陳森斌對南皮縣的貢獻遠不止這些。南皮是中國殘聯定點扶貧縣,陳森斌在做好本村工作的同時,還為南皮縣爭取來中殘聯的殘疾人託養中心、殘疾人流動服務車、全國殘疾人特殊文化藝術挖掘與推介項目、長江新里程項目基層輔助器具站建設等重大項目,直接資金261萬元。他協調單位幫助爭取南水北調農村環境治理項目資金1000萬元;實現了人工耳蝸、兒童康復、輔助器具、技術人員培訓全覆蓋,推動並幫助制定殘疾人輔助器具購置補貼政策,領先全國;與啟迪控股集團成功牽線,使得光伏產業項目成功落户;與國奧集團取得聯繫,爭取來“游養聯盟”投資項目;促成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慰問演出2場……

    南皮縣殘疾人康復中心,與2003年6月,在中國殘聯牽頭引進香港嘉道理慈善基金會與南皮縣社區康復合作項目的基礎上動工興建,2005年12月剪綵投入使用,設有小兒腦癱、偏癱的OT、PT康復訓練等服務項目。

    隨後又增加了盲人按摩、中醫鍼灸理療、中醫足療等服務項目,服務範圍也逐漸覆蓋周邊縣市,日門診量50多人,日間接受康復治療的40多人。先後承擔了“七彩夢行動計劃項目”、“河北省殘疾兒童康復經費訓練項目”、“腦癱兒童康復訓練服務機構項目”,“滄州市千名兒童救助項目”,“十二五”期間共計為260餘名腦癱兒童實施了免費康復救助。

    走訪13歲腦癱患兒,已完成康復訓練。        

    駐村將近兩年,他最難受的是愧對家人:前年12月31日晚12時,妻子早產1個多月,他連夜趕回北京,因為心裏想着村上的工作,他讓妻兒次日出院回家,結果孩子因腦出血,不得不二次入院治療;去年6月24日,連續高燒多日的老父親不得以給他打電話,他連夜趕回陪父親求醫。當得知父親患的不是癌症時,陳森斌當天就踏上回村歸途。因為,他知道那裏有黨和組織的囑託,有近八百口村民的期盼……

退出全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