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燕莎橋東邊有個公交安家樓站,顧名思義,這裏的地名叫安家樓。

    安家樓的公交站

      北京叫樓的地名不少,朝陽有呼家樓,據説是得名于曾有一呼姓財主蓋了個二層樓;安家樓有什麼説頭兒不知道,但這個名字卻恰如其分反映了它的現狀。

    魚塘一角

      站在村中一個魚塘邊四目望去,不遠處就是鱗次櫛比的高樓。周別是外交公寓、日本使館、藍色港灣、女人街、亮馬國際珠寶古玩城。都是北京最“高大上”的繁華熱鬧去處。而就在古玩城的牆外,坐落着安家樓村 。

    安家樓的村頭

      狹窄的街道、擰不緊的水龍頭、散發着臭氣的垃圾堆……冷不丁從車水馬龍的大街上拐進來,你會誤以為到了一個三線小縣城的郊區,“髒亂差”似乎是第一印象,而完全難以與“北京”兩個字聯繫起來。

    狹小的樓道

    擰不緊的水龍頭

    隨處可見的垃圾和臭水溝

      這裏彷彿是周星馳電影《功夫》裏的城寨,有着自己獨特的環境、秩序和生活方式。

    安家樓村裏的停車場一角

    獨特簡單的賣車方式

      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村子裏的人還在共用着無門蹲便池的公廁,四周都是糞便味兒。夜裏不方便,就有人準備尿桶,倒尿桶、洗尿桶,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模模糊糊記得在很多年前那個偏僻的南方小村莊裏,才 會有這樣的畫面。

    路邊的公廁

    群租房大多沒有衞生間,又距離公廁較遠,倒尿桶是群租者每天必備

    貼上標識,提醒大家不要在此沖洗尿桶

      村子雖小,可裏頭的配套設施可很全面,商店、餐館、理髮店等應有盡有,物價也比村外便宜。村口村尾的兩道門彷彿宣誓着要與世隔絕般,村裏人的方式是簡單點,賣車的方式也簡單了點。出租網線也是頭一次聽 説,村子上頭,一抬眼就是密密麻麻的線, 70元人民幣一根,在這樣一個小世界裏,上網既是對外交流溝通的必備,又是“京漂兒”租客們打發時間的首選。 

    出租網線還是頭一次聽説,70元一根

    沒想到路邊的小小平房還是某個人的家

      此地居民人員複雜,大多是外地來京人員,在這裏群租房居多,多為從事各種體力活的打工者以及小商小販。在安家樓村租住了兩年的李大爺告訴我們,“這裏比外邊租房便宜多了,我跟老伴兒600塊錢就能租到一個 單間,出了這個村子城裏邊再也找不到這麼便宜的了。”安家樓村地處三環,此處普通單間的出租價格早就在三千元左右,可想而知,這就是大家選擇居住在此的理由。

    李大爺洗菜準備做晚飯 

    安家樓村大多是群租房 

    很多路邊攤小販也租住在此處 

      安家樓原本是京郊的小村,隨着北京市攤大餅式地擴展,它逐漸變成了一個城中村。就像洪流中的一個孤島,但周圍都在往前奔湧的時候,它彷彿是歷史可以遺留的一個座標,在對比訴説着時代的變遷。村裏邊的房 屋、設施都是很多年前搭建,租住的人在換,鄰居在換,來來往往。 

    安家樓是個城中村 

    安家樓村的村尾 

      除去環境上的髒亂差,安家樓村還是一個可以釣魚的好去處,村外就有一個大池塘,不限時收費,四十元一人。而這管理池塘的阿姨還兼職着販賣土雞,勤勞樸實,像大多數安家樓村村民一樣,用自己的方式在這個 大城市裏努力活着! 

    魚塘一角 

      也許數年之後,安家樓也將最終在推土機的轟鳴和塔吊的繁忙中消失。安家樓,它只是中國成千上萬的城中村的一個,是城市化大潮中的一個剪影和紀錄。 

退出全屏